文化之窗
文化之窗
  • 深圳华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
  • 招商热线:0755-2999 2588 / 3326 2912
  • 传真:0755-3326 2912
  • 地址: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宝源路1055号      (华海澜湾首层)
  • 邮编:518120
诗宗茶痴杨万里

       “吴绫缝囊染菊水,蛮砂涂印题进字。淳熙鍚贡新水芽,天珍误落黄茅地。故人弯渚紫微郎,金华讲彻花草香。宣赐龙焙第一纲,殿上走趋明月璫。御前啜罢三危露,满袖香烟怀璧去。归来拈出两蜿蜓,雷电晦冥惊破柱。北苑龙芽内样新,铜围银范铸琼尘。九天宝月霏五云,玉龙双舞黄金鳞。老夫平生爱煮茗,十年烧阱折脚鼎。下山汲井得甘冷,上山摘芽得苦硬。何曾梦到龙游窠,何曾梦吃龙芽茶。故人分送玉川子,春风来自玉皇家。锻圭椎璧调冰水,烹龙庖凤搜肝髓。石花紫笋可衙官,赤印白泥牛走尔。故人气味茶样清,故人风骨茶样明。开缄不但似见面,叩之咳唾金石声。麴生劝人随巾帻,睡魔遣我抛书册。老夫七碗病未能,一啜犹堪坐秋夕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谢木韫之舍人赐茶》杨万里

       “长铗归乎逾十暑,不著鵕鸃冠。道是今年胜去年。特地减清欢。旧赐龙团新作祟,频啜得中寒。瘦骨如柴痛又酸。儿信问平安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武陵春·长铗归乎逾十暑》杨万里
  


      “犀日何缘似个长,睡乡未苦怯茶枪。春风解恼诗人鼻,非叶非花只是香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《三月三日雨作遣闷十绝句》杨万里

 

 

      诗宗茶痴杨万里,字廷秀,号诚斋,世称诚斋先生。与陆游、尤袤、范成大并称“南宋四大家”、“中兴四大诗人”。杨万里一生作诗20000多首,但只有4200首留传下来,被誉为一代诗宗。
      杨万里四千多首中就有50多篇是讲述茶的,非常浓郁地表现了一种嗜茶如命的心境。在古代,茶是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失的一种重要的日常饮品,不论是武夫还是文人,都对茶情有独衷,而阅读杨万里的诗歌,我们可以深切体会到茶在古代独一无二的地位,也可以更深刻地理解“茶”作为一种文化意象所承担的深远的文化使命。
     杨万里嗜茶如命,有时竟然达到不顾自己身体的程度。《武陵春》中“旧赐龙团新作祟,频啜得中寒。瘦骨如柴痛又酸,儿信问平安。”因为茶性寒,饮茶过量对身体并不好,但杨万里为了饮茶,不顾使身体受寒以至获病,这一点他在这首词的序中已然承认:“老夫茗饮小过,遂得气疾。”此外,他嗜茶如命的性格在其《不睡》诗中再一次获得体现:“夜永无眠非为茶,无风灯影自横斜。”由于嗜茶,“茗饮小过”、“频啜得中寒”,弄得人“瘦骨如柴”,但他仍不愿与茶一刀两断,他在另一首诗中说:“老夫七碗病未能,一啜犹堪坐秋夕。”虽病不绝,只是少喝点罢了。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从清澄如碧的茶水中悟出了为人处世之正道。宋人罗大经《鹤林玉露》中记载说,杨万里从常州知府调任提举广东常平茶盐时,将万缗积钱弃于常州官库,两袖清风而去。在广东任官时,曾以自己的七千俸钱代贫户纳税。其子杨伯儒也以清廉著称,在广东任官时,病入膏肓,临终之际,却连入殓的衣衾也没有。
    “故人气味茶样清,故人丰骨茶样明。”《谢木韫之舍人赐茶》中的诗句,他将茶的清雅、明澈,来称道知心朋友的气质、丰骨,把茶在精神方面的地位、作用和价值推到了一个新的境界,而即以其诗还颂其人,足见杨万里品茶更是从精神层面体味茶的味外之味。